22/05/2010

右眼紅腫,有如一隻剛烚熟了的雞蛋。(續集)

媽回家,看見我的紅腫眼睛,頗担心。只是,担心不來,醫生看過了,葯也吃了,亦塗了葯膏,會好的。

然後,媽問我要不要用雞蛋「碌」下。聽罷,我想,那不是散瘀的方法麼?然而,我隨即想起那是「驅風」吧!我回應說:「媽,妳覺得因為有風呀?咁駛唔駛加條銀錬呀?」

媽說:「係囉,不過要純銀喎。」

***
話說完了,我沒回應。再沒心情了,午睡休息過後,眼不見有消腫,還開始有點頭痛(可能沒關係,但就是感到眼痛,隱約之間,連頭也在痛一般)。

不過,那種「銀錬雞蛋驅風法」,是誰教我的呢?何以我能跟媽對答如流,談這方法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