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9/2016

人生若只如初見

所謂「藝術」這回事,有時就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吧。於文字的藝術領域中,作者說的,跟讀者所悟到的,或許有點差別。

***

最近在讀納蘭性德《木蘭花令 · 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 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 比翼連枝當日願!

讀完一次又一次,好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也許是作者見著種種情感上的變化,甚至是某程度上的哀劇發生後,想透過這詞來抒發情感。

然而,我看的是,現實中,當兩人相遇,多是會於時間軌道上走著,走著,走到某個點,要分的,總要分;要一起繼續走下半生的,就總會一起挽著手走下去。這樣一來,又何需執著於「人生若只如初見」呢?

初見,也未必是最美的;相反,最美的,可能就是相識後某天所發生的。

後記:重讀又重讀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見」,我就想起「兩情若是久長時」......

02/09/2016

不需甜言蜜語,也不需護花使者

有些人會想男人給女人送上甜言蜜語,說些他們認為她們愛聽的,那就會得到她們的芳心,例如甚麼「我愛妳」、「妳是我一生中最愛」、「妳是最好的」、「妳是我的唯一」......

雖然,我相信甜言蜜語大多是出自真心,是肺腑之言,亦確實動人,但有時不言也不語,互相緊緊擁著,聽著對方的心跳,聽著對方的呼吸,其實也可以是窩心的。

***

至於甚麼「護花使者」嘛,若有天,愛你的一個女人要去護著你的時候,要勇敢地去面對某些事情,也許你就會發現,其實「護花」也只不過是人前的一種表現,當兩個人靜靜相處,護不護,誰計較?

反過來,沒旁人之時,若他讓妳感到他是懂妳的,寵妳的,又或在言語間,妳從言語間發現到假若他有天失去了妳,他會有多麼的心痛,多麼的不知所措,動人說話已再不重要,因為妳知道當刻他有多愛妳,有多想擁著妳,直至妳在他的懷中好好安睡,那便足夠。

15/08/2016

當時只道是尋常

當我們在匆匆過著生活,很多人與事也彷彿成了自然,成了習慣,然後到錯過了才會何為珍惜,那便是「當時只道是尋常」。

有幾多人,能真正活在「當下」,而不會在錯過了以為,才在口邊掛上「當時」?

後記(關於出處):
納蘭性德〈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一個擁抱的距離

那天在好友的書店/ 咖啡店讀了一本書的其中幾頁,題目是關於「一張餐桌的距離」,那是寫作的女子說她與一位舊情人的最佳距離。

兩個星期以來,這想法還在我的腦海盤旋。最後,我發現對我來說,「一個擁抱的距離」才是最佳的距離。

那是友情、愛情、親情的距離。

天涯海角

其實,全世界有多少個天涯海角?

***
到過三藩市幾次,其實都沒有真正的遊過這城市,亦沒走過周邊的地方。前月到訪,終有機會多花點時間,認識這地方及其附近地方。

先是好友帶我到了LAND ENDS。

(特別鳴謝:當好友在幫我拍照時,在我不自覺之下,作了這動作... 看雀看得太高興了吧...)

(特別鳴謝:好友在我不自覺之下,拍了這照片)

那天,好友傳短訊問我想到哪兒去,我說不知道,然後我提議買一瓶酒到草地上野餐。豈知好友說買完酒再到旅館接我,會很晚,倒不如接了我再算。接下來... 再算,就是沒有酒,卻有好一段路要走,還要由黃昏走到天黑。

那是臨太平洋的一處。

***
約一星期後,另一好友問我想到哪兒去。這次,我做了功課,不只道出我想到的地方,還作了點資料搜集,關於觀鳥的資料。然而,沒想到,這兒的風力,比之前到的LAND ENDS更厲害,最後,只能在車廂中看出去......

(註:以為自己睇住「波子」廣告)
***
也許,所謂天涯海角,就是在海岸邊的陸地,望開去見到一望無際的地方吧!

若是如此,於美國之行,我已到了兩處天涯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