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8/2016

當時只道是尋常

當我們在匆匆過著生活,很多人與事也彷彿成了自然,成了習慣,然後到錯過了才會何為珍惜,那便是「當時只道是尋常」。

有幾多人,能真正活在「當下」,而不會在錯過了以為,才在口邊掛上「當時」?

後記(關於出處):
納蘭性德〈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一個擁抱的距離

那天在好友的書店/ 咖啡店讀了一本書的其中幾頁,題目是關於「一張餐桌的距離」,那是寫作的女子說她與一位舊情人的最佳距離。

兩個星期以來,這想法還在我的腦海盤旋。最後,我發現對我來說,「一個擁抱的距離」才是最佳的距離。

那是友情、愛情、親情的距離。

天涯海角

其實,全世界有多少個天涯海角?

***
到過三藩市幾次,其實都沒有真正的遊過這城市,亦沒走過周邊的地方。前月到訪,終有機會多花點時間,認識這地方及其附近地方。

先是好友帶我到了LAND ENDS。

(特別鳴謝:當好友在幫我拍照時,在我不自覺之下,作了這動作... 看雀看得太高興了吧...)

(特別鳴謝:好友在我不自覺之下,拍了這照片)

那天,好友傳短訊問我想到哪兒去,我說不知道,然後我提議買一瓶酒到草地上野餐。豈知好友說買完酒再到旅館接我,會很晚,倒不如接了我再算。接下來... 再算,就是沒有酒,卻有好一段路要走,還要由黃昏走到天黑。

那是臨太平洋的一處。

***
約一星期後,另一好友問我想到哪兒去。這次,我做了功課,不只道出我想到的地方,還作了點資料搜集,關於觀鳥的資料。然而,沒想到,這兒的風力,比之前到的LAND ENDS更厲害,最後,只能在車廂中看出去......

(註:以為自己睇住「波子」廣告)
***
也許,所謂天涯海角,就是在海岸邊的陸地,望開去見到一望無際的地方吧!

若是如此,於美國之行,我已到了兩處天涯海角。

07/08/2016

空白的五年

有些人過了大半生,甚至走到了人生的盡頭,還不知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不知自己到底喜甚麼,惡甚麼。
***

空白的五年,不等於虛度的光陰,只是她沒有把這五年所發生的事牢記下來。

昨天未完的工作給記在簿裡,離開工作桌就讓腦袋休息,今天把工作做好便是,盡可能也不把工作留待明天,那就不用記著了。

遇上開心的事,盡情笑個夠;遇上不快的,要不痛哭一場,要不出走散散心,從新找點其他記憶,把舊的刪除就是了。

換來的,是每天的時間好像多了一倍。就這樣,她偶爾會回想起一點點往事。

第一年,她想到舊日的笑與淚,還是會微笑或眼眶紅紅……兩年三年四年……到了第五年,無論她想起甚麼,似乎她再沒任何感覺,她真切明白到那些日子過去了。也許是因為感覺都飄走了,理智蓋過情感吧!

有趣的是她想著想著,忽爾認為自己於五年前的日子裡,根本沒有自己,一直以來也是為別人而活,從沒想過到底自己想要甚麼,或想過怎樣的生活。

有人說她的性格如廝就該找份那樣的工作,她做到了;某段日子,她的男朋友說她留長髮會好看點,自少怕長髮麻煩而梳短髮的她花了好些時間,留了長髮;媽著她找個「養得起自己的」老公,她就幾乎每遇上一個男人,就想先替他作個資產評估,才考慮會否跟他交往。

然後,有次出外公幹,竟於工作過後有一天的空閒時間讓她漫遊,這樣難得,她決定做些自己從沒做過的事情:睡到日上三竿,然後出外逛,不帶地圖,四處遊蕩。結果,漫無目的地走著,她倒覺得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是正在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原來,「自己」是存在的。

回到香港,她決定換個方式生活,這就是接下來空白的五年。

***
五年過去,下個五年會如何,隨緣吧。

31/07/2016

五年的空白

五年的時光,像過得很快,農曆新年剛過去就在安排復活節的推廣活動,緊接就是中秋月餅的包裝安排;又或在病倒之時,昏睡兩天,時間就掠過了。然而,其實五年的光陰可以慢長很很,廿四小時像是四十八小時那樣,每一秒的生活影像都在慢鏡播放。

五年過去,有如走了十年的路,但她卻對這五年沒甚印象,那是空白了的五年。

在這繁忙生活裡過空白的五年,看來是奢侈的,不過,若她要走的人生路有六十年,甚至八十九十年,那區區五年,又何足掛齒?

在這五年以前,她沒曾想過能過平淡的生活,周遭的五光十色太吸引了,直至有天,她累了,想停下來,才發現到簡單而無味的生活是最能令人的心安定下來,空白的時間竟帶來最精彩的生活。同時,她察覺到忘記生活軼事讓自己了無牽掛,其實不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