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2010

澳洲的天空,特別廣。



記得年前寫過一篇「卑利街的天空,特別高」。
那是為了紀念跟好友們共聚的美好時光,
還有好友在卑利街一角的另一片天地。

雖不算走遍世界,
但也算得上曾經離開過我的家,
出走到過地球上的其他角落,
依然覺得香港卑利街的天空是最高的。

找到了最高的,就想找最廣的。
年前到歐洲,覺得那兒的天空很廣,
猶記得搭火車經過那一大片的太陽花田,
向上看見的天空,是那樣廣呀!

怎料,我最近終於有機會到澳洲走一趟,
去看看那兒的天空,和親吻那兒的空氣。
親身到過那兒,看過了,
才發現澳洲的天空,比太陽花田上的歐洲天空還要廣得多。

在澳洲十多天的日子裡,
幾乎每一天都是那樣,呆著看天空。
不用抬頭看,只要向前看,那就是天。
晚上也只要向前看,就會看見繁星和月亮,
甚麼「月亮高高掛」,實在談不上,
月亮就在眼前,恍惚觸手可及。

又一次,看過日出,用過早點,
我躺在草地上,轉身看看左,再轉身看看右,
又看看上面,都依然覺得那藍天廣得很,沒有邊際。
加上那兒是位於一個小山丘之山,
望開去的不只是一望無際,還高高在上!

回港了,再沒有推開門就看見的藍天,
我又被困在高樓大廈群之中。
以往回來後,沒有那樣嚴重的「JET LAG」,
也沒有於回來後數天,還是覺得「電梯」有點像怪物,
走了進去,好像是給吞噬了,再走不出來。
這次,有點「反常」,
快兩個星期,還是覺得自己在澳洲的時鐘下,
活在那邊的生活習慣當中,
包括離開城市過的「沒有電梯的生活」。

雖然(問心亦無意隱瞞)我依然對歐洲情有獨鍾,
因為她的藝術與歷史,時間是最不爭的事實,
澳洲沒法子追得到。

不過,這次旅程,讓我有機會欣賞到澳洲的獨特,
和只有她才能夠擁有的氣質。
若真的要找到這趟旅程最大的收獲,
未必一定是關於酒學(當然,關於酒學的,也很豐富),
而是我原來也很愛大自然。

這令我進一步深信,有天我定能成為好農夫,
種葡萄去,並繼續好好享受我的美酒人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