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5/2010

外面的世界。(下)

上回提到因為我開始想著自己渴望過的生活是怎樣,於是字典裡多了兩組詞彙:妥協和服從。

不過,想要準確一點,我的字典是先有:(不)妥協和(不)服從。或許我真的打從心底裡很想離開,每次有機會離開,就二話不說,走吧!多得家人讓我飛,才得以造就今天的自己。帶著那些經歷和被打磨過的心,似乎我越來越不願「妥協」或「服從」。

當然,要走進真正不妥協和不服從的世界,所要付出的或許根本無法計算出來。好友說著要妥協和服從,其中一項重要的考慮因素,是不妥協和不服從的後果與代價。

代價包括經濟上的條件,又或是家人的諒解與否等等。要是已經有了另一半,還要得到他或她的體諒才可以決定能否理直氣壯去追求那「不妥協」或「不服從」。

也許,這是很多人曾經有過的思潮:自己到底能否走出那個框框,既「不妥協」又「不服從」呢?

肯定自己曾這樣想過,但其實走出去回來再看,加上不斷的磨練,似乎根本沒必要走上極端。實際一點,既想生活得開心愉快,同時又能堅持到底和令自己有衝勁,最重要的是如何在「不妥協」之中作出妥協,在「不服從」當中依然像是在服從一般,繼續走。

說到底,社會上的確存在著種種的所謂「定律」,有些看似是沒法子打破,卻總有一些空間讓人在隙縫裡走著。我依然深信每一個人都有自己選擇如何生存的權利,而一個人能否察覺得到前面等著自己的選擇,甚至於能否為自己製造那些選擇的機會,就視乎當事人有沒有堅持信念的信心。

堅持信念,未必是一件容易辦到的事宜。不過,要是一個人可以找到心所屬,定能堅持到底,然後於機會到來時,就可以好好把握。

後記:我的「不妥協」和「不服從」,最終把我帶領到今天的葡萄酒世界。走進了這個世界,我就發現原來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廣,而當我走了出去以後,換來的代價其實是再抓不回來的心--自己的心。即使有緣再次感到那心跳,也不能走回頭,那代價比任何物質上的還要大。上回文章附上的歌/MV,就是關於這種代價吧!

我還是鼓勵別人去追尋夢想,因為那追尋的心定能帶來動力,又無論過程有多艱辛,都總能走過去。不過,與此同時,若決定了去追,就不要回頭,想也不要想,只管往前走,就是了。真的不要想回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