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2010

一種距離。(上)

有時,你寧願那距離永遠存在於自己與那個人之間... ...

***
早幾天,已有意動筆寫這一篇「一種距離」。然而,事與願違,忙了好幾天,日晝在外忙,晚上在家忙,結果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左右,再沒意思寫作,只是想不看不讀不想不寫。即使明知心裡有很多的話,很多的字,也不願騰出一點時間來動筆。

大半個星期又過去,湊巧星期五是公眾假期,星期四的這個晚上,實不想再衝了,就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努力。

於是,又開始動筆寫作。

放假前的一天,忙得很。會議排得密密麻麻,慶幸的是其中的一個會議,實是「試酒試菜」,剛巧遇上日落,又因為談了很久,於是還可以欣賞到晚上的維港景色,算是百忙之中的一點閒吧!一天的忙碌過後,實不想就此回家去,自知作為一個工作狂,工作過後就立刻回家,最後只會把工作的思潮也帶回家,於是決定到中環走一趟。

到了中環,發現好友也在中環,而我手上還抱著一枝紅酒... ...

最後,到了舊朋友的一家私房餐廳,點了些小吃,喝起酒來,談了好一會。

對話讓我想再執筆寫這一篇「一種距離」。

(待續)





這個下午的「試食試酒」會議,就是那樣過去了。酒與美食,連188度全海景,加送日落和夜景。百忙之中的閒,就是這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