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2010

右眼紅腫,有如一隻剛烚熟了的雞蛋。


***

於星期五的假期,到了姊的家跟六個月大的外甥嬉戲,玩了一整天,加上搭巴士上山落山的兜轉彎路,搞得人有點迷糊。然後,又發現有不少外甥的相片未整理,夜半三更,還在搞... ... 就這樣,我決定餘下來的晚上和星期六的早上好好休息,下午再好好工作。

怎料...

星期六的早上,忽然覺得右眼很痛。本想多睡一會,但真的睡不著。起來照鏡,差點驚叫出來。右眼紅腫得很,過了一會,還有點刺痛。看看鐘,猜想醫生還未下班,決定先去看醫生。

平日,我可沒那樣緊張,但因為下個星期是美酒展的重要時刻,而我又答應出席某活動,還要上台客串其中的一個環節。於是,二話不說,就動身到附近的醫務所去。

我到抵醫務所的時候,登記台的護士跟我說要多等個多小時左右。沒法子,眼真的又紅又痛,就等等吧。結果,在那裡,我等呀等,一邊看書一邊等... ... 手上拿著的一本書購自澳洲,但內容是關於七十年代的燈塔管理人員的工作和日常生活。一邊看,我就一邊在暗笑。

心想,這叫偷得浮生半日閒嗎?無端端眼痛,讓我離開電腦,走在這裡來等侯,給我時間看書... ...

***
等呀等,終於到我了。

走進醫生的房間,除下了眼鏡,醫生一看見我的眼睛,竟問我「起咗幾多日呀?」

我說,「今朝醒嗰時囉,兩個鐘左右啩。都發得好快。咩事呀,醫生?」

醫生看了一下,繼說:「你合埋眼,等我睇下,但係你上眼皮腫到咁,可能反唔到眼皮睇咩事,試吓先。」

「你係咪用MASCARA,又或者有咩化粧品入咗眼,定係你捽眼呀?」

聽到這裡,定了神一會,真的想了一想,到底昨天做了甚麼呢?(答案)到了外甥那無污染的家,我沒化粧,沒有用MASCARA,更戴上有框眼鏡,不戴隠形眼鏡,讓眼睛休息... 勤洗手,跟外甥嬉戲,叫外甥不要捽眼... 然後想起,早幾個星期,好友的眼睛有細菌感染,我同樣地跟他說不要捽眼... ...

算吧,不多想了,反正現在眼紅了,腫了!跟醫生說了一聲「沒有。」,就罷了。

接下來跟醫生對談了一會...

醫生說:「我會開啲抗生素(antibiotics)俾你,食五日,記住食晒喎。」

我的反應是:「五日?咁飲唔飲得酒呀?」

醫生聽罷,本來在寫字的她抬起頭看了我一眼,似乎有點疑惑,若有所思。

「我下個星期要試酒,點都會飲啲,食呢隻抗生素,飲得酒呀?」我還是不理她的目光,依然要追問。心想,下個星期美酒展,加上要出席晚上的宴會,星期四的那一場,更要是海鮮宴... ...

「呢隻,都唔怕,飲得既。戒口呢方面,西醫都冇咩話唔食得,不過,中醫就話蝦蟹嗰啲,唔好食喇,咁你可以避,咪唔好食囉。」

(這一刻,我腦海裡只浮現出星期四試菜的影像--Lobster bisque & king prawn!!下個星期四,還會再吃呢!)

最後一聲「哦,唔該晒醫生」,我就走了。

***
離開醫務所,我亦不禁反思一下,若非為工作,其實我是否不會記掛著能否在療治期間,又食葯又飲酒呢?正如幾天前,好友留言,說我朝日暈倒,晚上不去酒局,會死嗎?

接著,跟好友通電話,覺得有點可笑,早前才跟好友說要小心,還笑說他像我的小外甥捽眼吧!?怎知,兩個星期後,我竟然也「中招」。

更有趣的是,另一位好友看見我FACEBOOK的留言,致電問候。那料,我跟她說早前那關於「捽眼」的對話,她笑說「呢啲咪叫報應囉。」

那邊廂,我在想,明明在家在港,何以又無端端病起來,要看醫生。跟姊說我眼紅眼腫,她還問我「係咪食錯嘢,敏感呀?」,我只啞口無言,「乖乖哋」吃了一天「住家飯」,沒酒沒味精,又怎會「食錯嘢,敏感」呢?

總之,担心不來,這個週末好好休養就是了。

(希望那不會有反效果... 每次打算好好在家休息放假,決心不外出,像是「反常」一般,身體總會出現毛病。邪!出走時,沒事;離家飲飲食食,沒事。越想越覺得好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