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5/2010

星期六的一個(啤)酒晚上。

或許好友沒發現,其實我對任何酒精類飲料也有著無限的興趣。
我接觸的酒精,不一定是葡萄酒,啤酒也可。

星期六的晚上,來了一回短短兩句鐘的啤酒之聚。

跟好友談了不少。
也許對於某些相談到的,
自己有太多(或過多)的主觀意見,望好友見諒。

離開酒館往電車站的路途和等車的時候,
好友送來幾個題問,
不期然令我回想起舊日某某跟我的一些對話。

全沒意思要作比較,
亦不存在任何的禁忌。
只是人生的歷程之中,
總有一些時刻或某些對話,
會牽動一些回憶。

深信回憶重現腦海不等於留戀,
又若是真的留戀,
猜留戀的也只是曾經有過的一種感覺和一份親切,
並非單純是因為一位某某。

說不上當自己再不眷戀跟那某某一起擁有過的感覺和親切,
就會有新的生活,眼前的所有將會變成另一番景象。

好友相問的話題,我曾經跟某某談說過,
我記得當時的回應,亦記得往後我對這話題的想法如何漸漸改變。
不排除有天另一位某某會再次讓我改變,
但相信這一刻,我有自己認為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決心沒變,定要先辦好眼前的。

無論是為活在今天,為活得更好的明天,
又甚至是為自己,為昨天的某某或未來的某某,
結論還是一樣,
決心沒變,定要先辦好眼前的。

後記:
跟好友於電車站前的一席話,
亦令我回想起舊日的絲絲點點,
原來我沒有因為愛情而改變了自己,
但我確曾因為愛而學會了遷就,
學會了放低自己,
去開懷欣賞某某喜歡而我不太明白的嗜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