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2010

繁華光影以外的巴黎

在香港的迷路事件,使我想起巴黎。前者雖是我真正的家,但在這兒,我反而沒找到在巴黎之時所感到的那份安全感。不知那是從何以來的感覺,總之很實在的存在著。

其實,走過巴黎好幾次,多是只作短留,往往只可以在巴黎的一個角落走走看看。覺得留在腦海的「巴黎記憶」都是零碎的,也許就是因為每次都只是短留,一天不定,三天不定。印象中,最長留了七天吧,但那次的回憶早就褪色了,殘留下來的根本不足以讓我重組當年旅程所走過的路。

所有的零碎記憶之中,最令人難忘的是一個人到蒙馬特去。走過了巴黎好幾回,只有一次跟好友在那附近走了一會,可以因為那天下著大雨,大家沒意四處走,結果,成了我要再一次到巴黎去的藉口。

於是,上一回到歐洲,特意安排行程,要到巴黎走一趟。有說蒙馬特曾經聚集了不少知名的藝術家,而位於蒙馬特的墓地更是不少藝術家或文人的長眠之地。不想再走馬看花,也沒意到市內的觀光點,特別選了在蒙馬特的一間旅館留宿。同時,因為只留兩天而已,我把背包暫存在火車站,帶著小包子就跑到山上的蒙馬特去... ...

沒有重的包袱,一身輕型裝備來到蒙馬特,很想吸收那些藝術家和文人的「靈氣」。沒目的在這個小山頭走著,看見日落,看見黃昏下的聖心堂和遠處在黑夜之中閃爍著的巴黎鐵塔,實在有著難以言喻的動容感觸。我記起舊日在這裡的某些片段,我憶起第一次到這裡來,在這裡呆站了良久,定神望著眼前的,很想把一切收進腦海,沒有到此一遊的照片,是怕連照片也會不知給丟到那裡去的一天吧!記在腦海裡的,反而不會那麼容易忘記。這天,我再記不起自己是第幾次到這裡來了,同時,我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到這裡來。感覺就好像在時光隧道一直走,回頭看不見來路,向前卻又看不見盡頭。

就這樣,第一個晚上過去,第二天跑到了蒙馬特墓地。

起初以為自己會感到一陣陣陰森和涼風。怎知走了進去,看見的可不是那些黑黑的墓碑,而是墓園裡的那些花草和樹木。可能是四周的墓碑都是黑黑的,它們的色彩和翠綠顯得份外鮮明:



至今,我沒能忘的,除了那些鮮明的色彩和翠綠以外,還有穿梭於墓園後,思潮所帶來的新思維。本想在此分享那些思維,可是實有愧,未能在此留字關於思維那部分,因為我發現那些思維,早就於我離開巴黎時,烙在心裡,並漸漸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中。

要是有天能再次把思維抽出來以文字紀錄,那定必再次分享。

死後留名於蒙馬特的:http://www.findagrave.com/php/famous.php?page=cem&FScemeteryid=6390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