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2010

自然。

近年不知那裡來了一份心,很想親近大自然。今天回想,也許那是從2007年開始吧。那年,跑到意大利,親近白松露,發現世界上所謂最珍貴的,其實是大自然帶來的珍品。然後,繼續愛酒,繼續出走。在外面所看見的和所遇到的,相比我在香港這個所謂的繁華都市裡所見到的,實在是兩碼子的東西。總覺得,在外所見的才是真正的生活。

覺得真正的生活是不一定要以金錢來推砌,可能是最簡單,最原始的,就是生活,亦可能是人最基本所要追求的。曾經有一刻,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要是忽然間,我們沒有電,沒有互聯網,沒有現代化的設備裝置,作為「城市人」的我們,到底如何生活,又甚至是如何生存?

生活在城市裡,我感到自己很多時都會覺得一切是理所當然。這些「理所當然」,包括生活上的一些方便,也有用金錢換來的一些享受。或許香港相比其他一些更大更繁華的城市,也算不上是甚麼,不過,全世界到底有多少個那樣的城市,有多少地方是那樣的繁華?世界上,還有很多的地方不是那樣的發達,我們今天的「理所當然」可能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奢侈」,相反,他們的「理所當然」可能是我們眼中的「沒可能世上還有這樣的事情!」

不能否認文明發展的確為我們的生活添上了很多色彩,亦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方便,更自在。然而,有時我會以為城市人或多或少過份沉淪於享受發展帶來的成果,而忽略了生活本身的基本,也忘記了關於生存的意識。失去了那種意識,使我們漸漸地遠離了自然。

身邊不乏愛好行山或戶外活動的朋友,相信他們跟大自然有著較近的距離,不過,有些願意走近自然的朋友,可能是因為想暫時抽離城市生活,去享受那避世的感覺,實在他們有否聽到大自然的聲音,覺得自己身處自然當中,甚至覺得自己跟大自然繫於一線?

自少的生活沒有拉近我跟大自然的距離。直至,那年遇上白松露,及至後來把心一橫,帶著背包在歐洲走了一圈,放低平日在城市生活的「理所當然」,才開始聽到大自然的聲音。躺在沙上、草地上、在舺板上,我遇上烏的叫聲,小昆蟲的拍翼聲,海浪的聲音... ... 同時,我感到這些一切所散發出來的力量。

實在,是不是城市人,經常以忙碌作藉口,放棄了吸收這些能量的機會呢?


後記:那年在歐洲,除了發現在沙灘上吸收陽光精華和能量是多麼令人嚮往的事,我又發現在某些國家有些特定的露營地點,讓人可以親親大自然。其中一處是匈牙利的著名釀酒區Tokaji附近(見下圖),心想要是假日,帶著酒,駕車到戶外,在草地上睡一睡,喝點酒,白天看看藍天白雲,夜晚看著繁星,多寫意。那樣又可以儲起能量,好讓自己迎接下一個星期的工作和挑戰,那有多好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