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7/2010

布達佩斯的氣味。

今天,分別在香港的尖東和中環迷路。實該知道路甚麼走,然而,就是當要走的那一秒鐘,腦海裡忽然空白了,不知要走往那一個方向。結果,站在街上,呆站了好一會才知道該走向那兒。可惜,以為真的找到了方向,卻原來走錯了,要回頭走。就這樣,在街頭游走了幾近十五分鐘,才到達目的地。

很可笑,不是第一次在香港的街上迷路。

每次迷路,我都會想起我的「家鄉」,很想到羅馬去。別人說著羅馬不安全,有小偷,有Gipsy,我說甚麼也沒有,只有一種意國風情。在那兒,我沒試過迷路。不去羅馬的話,可以到巴黎。幾乎每次出走歐洲,我也會選擇巴黎作為終點站,就算只留半天也可。總覺得巴黎是熟悉的,是親切的,在那兒,也沒試過迷路。

對羅馬和巴黎的思念,有如細菌一樣,在腦海裡擴散,從小小的一角蔓延整個腦部;思念的又從西歐走到歐洲中部,再到東歐,落了在匈牙利的布達佩斯!

我的布達佩斯呀!!

至今,我還是沒法子忘記布達佩斯的氣味。充滿著陣陣古舊的味道,當中透著點點幽怨纏綿,像是鎖著一些歷史留下來而永遠解不開的祕密。食物和美酒也帶著一些古典的味道。還有那兒的音樂,走進耳裡,耐人尋味,似是每一粒音符都能牽動身體的細胞,使它們在不知不覺間活躍起來。

兩年多了,我依然記得在瞭望台茶座旁拉小提琴的人,和那兒的風景,還有那種平靜的感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