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2010

方向。

繼續讀季羨林的《真話能走多遠》,有以下一句:

「如果大腦有事可做,有所制約,它就會在想像的曠野馳騁,有時就會迷失方向。」

我無法以科學的角度去理解這情況,但我可以透過自己的體驗去證明這情況確實存於我們的生活裡。猜不少朋友或多或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尤其是在一些我們要作出抉擇的關口。

***
今天,跟兩位好友用膳,先是中環日本午餐,然後晚上有白酒配「意大利雀粟」(某好友為RISOTTO改的別稱)。美食,實在為我這天添上色彩,不過,更令人感到高興的是跟好友的對談。(只是,有點難為情,這天精神不好,兩個晚上沒好好睡,耳聽和大腦接收能力只及平日的兩成而已,語言表達能力更只一成,失禮極了。)

跟兩位好友年紀相約,不過大家走的路不同,各自在追逐心目中的「理想」。然而,大家(包括我在內)都似乎忽然間有點迷失。我說「忽然間」,因為我相信大家都有目標,又想做好自己,更明白自己對家人對別人所抱有的責任,只是站在今日的抉擇點之前,似乎稍為失去了方向。

說到底,所謂「方向」,就是「抉擇」,是自己在那些可能性之中,如何選擇最好的,踏出多一步,向目標進發。沒方向,可能只是一種猶豫,或者因為身邊的雜音太多,也可能是我們在生活上遇到的無形壓力,成了某程度上的顧慮,使我們在交叉點之前,停了下來。

有些人會說這是沒勇氣,又甚至是退縮。我不知道,自問沒資格去作任何批評,但我很清楚,自己也不斷在花力氣去建立個人的勇氣,學習如何理性及果斷地作出選擇,並盡量縮短考慮的時間。畢竟,時間不會等著我走,錯過了就沒得追回來。

在我的學習過程之中,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盡量留點空間給自己,讓自己有清晰的判斷力和明白個人心所想,同時令自己繼續有動力去實踐理想,依循自己選擇的「方向」努力。

說到這裡,猜朋友或會問,在香港,如何有空間?深信這是大部分香港人也會問的,(除非閣下是打工皇帝,不用愁。)長時間的工作,厭煩的工作令人透不過氣來云云。個人見解是,香港沒有如外國的空間,更沒有他們的工作文化,沒法子,我的香港人,大家也是,改不了;可變的,最後是自己的心態和如何為自己安排時間日誌,盡量在沒負面影響之下,騰點時間出來,做自己喜歡的事。

新年即將來臨,祝願好友跟其他所有朋友,都能找到方向,勇往直前。同時,亦可以騰出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新一年新開始,坐言起行吧~!


後記:我花的力氣,除了在於建立個人勇氣,還有尋找出路,把自己喜歡的事轉化成我的工作,期望有日可以事半功倍,並且有無窮無盡的氣力去完成工作。我喜歡的,包括創意寫作、要酒和「出走」。















前天,離開咖啡館,途經中環獅子銀行,見到這畫面,拍了下來。

正值放工時間,看到身邊的人連放工都快步走著,是趕著離開地獄?還是想快點回家?其實,若果我們能把腳步放慢一點,又或間中停下來,那也是空間呢!

猜相中人在等朋友,他的姿態與神情,像告訴我他有時間有空間,等一下沒所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