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4/2011

《唐詩三百首》|《真話能走多遠》

前天晚上,跟友好相聚。

其實肚子空空的,也不知自己的腦袋是否還靈活著,因為肚子真的很餓。中午十二時許吃了點,然後忙著,又要上夜校,結果相見好友之時,已幾近十一點,還沒吃過晚飯。怎料,酒吧的廚房已收,沒能點吃的,最後只抱著啤酒一瓶,談著喝著,僅此而已。

談著喝著,倒不知時辰過。

最後,從十一時談至凌晨一時三十分,才各自離去。

記不起談過點甚麼,只記得好友問我是否在讀《唐詩三百首》。我說,自己早前在讀李白的,然後是陶淵明,繼而是《真話能走多遠》,作者季羨林。

實在,談過這本書好幾回了。因為每次拿起這本書,總沒法子一口氣讀完它。對我來說,太沉重了點。因何沉重,倒不是這篇的重點;沉重帶來的,才是重點。

總覺得,一點點的沉重感覺,定會讓人反思或回想。為何?不知。只知那是人的天性或天賦的思維方式。

正如早陣子,我的銀包不翼而飛,家人好友的第一句問:「你唔見咗幾多錢呀?」。其實心情已經壞透了,又真的找不到那銀包和內裡的所有証件和金錢,我真的很想反問一句:「係咪我唔見咗幾多,你俾番幾多我呀?」。當然,我深知他們都是出於關心而有那一個題問,但除了我想反問之外,我還在猜想,若我說一點錢那沒不見,又或我說不見了幾千元,那提問者的反應又會有甚麼不同呢?是特別為我難過?還是會更加以責備?

最後,有一好友問我同樣的問題,我只回應到,既不見了,又已心情壞透了,更不談要補領所有一切的麻煩,那我又何用再想不見了多少金錢?我倒在想,我如何可以早點忘卻此事,補領完重要的,好讓自己花多點時間和精力,賺更多的好了。

好友說我的EQ(情緒智商)頗高,但其實我看那可能是因為我根本無可奈何,找不到銀包,沒了金錢,又再加上那一切煩瑣,再加其他的閒言與責備,我可以做的就是讓自己心情好一點,而要達到,只能豁達一點。

也多得有位好友沒說點甚麼,只跟我說「我買過個新銀包俾妳啦!」。感動得很,多謝好友;又因為這句話,讓我更能豁達面對一切。

話說回來,季先生的《真話能走多遠》所帶來的沉重和接下來的反思,並沒有帶來負面的思想或悲觀的思想,相反,是因為沉重與反思,讓人更加珍惜和明白到世事無常,一切倒頭來,原是夢原是空。然而,當跟前人還似是真的,實在的,那就好好抱緊,那才是人生。

後記:無論是《真話能走多遠》抑或是《唐詩三百首》,全部都充滿著生活的智慧,都是值得一看的讀物,至於讀者能有多理解或感受,那是另一議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