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4/2011

懷念著你,深愛著你(下)

(接續)

前文提到一枝葡萄酒勾起一次遊歷的回憶,讓人對生活有另一番新的領悟。領悟,除了是經常掛在口邊的「世界之大,個人之渺小」,其實還有自己怎樣看生活這回事。

自認是個悶蛋,因為覺得生活要有意義,幾乎等同對生活上的所有事情都要抱著認真的態度:工作要認真,食得要認真,飲又要認真,總覺得懂得欣賞即非要深入了解一門學問背後的底蘊不可。

不能否認,這樣的認真態度為我帶來不少好評,亦讓我爭取到葡萄酒導師的教職和得到各方商業伙伴、傳媒機構、葡萄酒活動參加者和學生們的信賴。然而,當自己走過出去,遇上過生活模式跟自己不同的人,就不禁反問自己,到底是否活得太認真了點?實在,對於生活上的一些小節,是否可以放輕鬆點呢?工作的認真態度是否可以跟生活分開呢?

驅使我反思的那年旅程中的一小段:從意大利到克羅地亞的郵輪之行。其實於那回旅程,我走過的國度不只有葡萄牙、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波蘭,之間穿插的還有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克羅地亞、德國和法國。

要從意大利到克羅地亞,我有過幾個方案,第一是坐飛機,第二是火車,第三是郵輪。因為自己很愛看海聽風,而且從沒有過於黑夜之中在海上的體驗,於是我選擇了坐船,更要選擇夜晚啟航的班次。上船時間是黃昏,把行李背包安放好了,就到甲板看日落;天漸黑,有點餓,就到船上的餐廳用膳,不是甚麼豪華郵輪,那只是家小小的餐廳,有點醫肚的。肚空空,以為眼裡只有吃的,怎料,最後發現食物倒不是最重要,更重要的是那兒有克羅地亞出產的葡萄酒!

克羅地亞的葡萄酒,從來沒有在我的酒學世界佔有重要席位,有緣遇上那不為人熟識的葡萄酒,實在令人從心笑了出來。當然,我不會放過跟有緣相遇的酒親近一下。即使心知它的質素未必能跟那些頂級酒相比,但在此時此刻,身處意大利與克羅地亞之間的海峽之上,喝著那口克羅地亞的地道酒,感覺是多麼的奇妙。

就是那份感覺,使人至今也深愛著,懷念著。那感覺令人覺得自己不只是個過客,而是置身於另一個國度較基層的生活,那種「活在當下」的體現讓人反思及明白到當一個人可以暫時抽離工作和自己一貫習慣了的生活模式,其實亦可以輕鬆地過生活和享受箇中的樂趣;相反,當我們認真工作的同時,怎麼不可以放輕鬆點去完成工作,開開心心完成它,不就好了嗎?

自此以後,我對酒對生活的看法有點改觀。

要認真、要高質、要細節、要完美是好的,不過於某些時候某些情況下,簡簡單單不作挑剔,也是好的,得到的或許會為生活帶來更重的意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