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4/2011

愛,沒如果,也沒懷疑。

酒物,可以是禍之源,也可以是福之源。是禍是福,除了在乎我們怎樣看待那事那物,還跟我們的心從甚麼出發點去對待人或事或物。

自問有過酒醉,非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那種,而是真的因為酒精影響而醉倒了。然而,我從沒有過一刻是為了想醉而喝酒。是酒根本就是生活的一部份,與水無異,不能缺少;醉,只是基於歡度時光,所以不自覺喝多了,又或可能當時期身體抱恙,於是醉倒當場。

酒醒以後,又是新一天。休息好了,還是會繼續喝酒。

這晚有人跟我說酒醒後有刻不想再喝酒。自覺從來沒那樣想過,想休息倒會有,但沒有因為怕再喝醉,又或者覺得酒精影響,或會致禍而想:「還是不喝好了」,又或者「如果沒喝,就不會醉」。

也許,對我來說,是因為愛,所以從來沒想如果,也沒懷疑。

對人對物,也一樣,有愛有情有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