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4/2014

一片雲彩,再見。(續篇)

最後一句的「再見」,不是在她的相片前面,而是在她的遺體前。

站在她於入土為安前一刻的暫處地,他似是收起了喪妻之傷痛,輕描淡寫一般的在我身旁說了句「其實都唔同晒樣喇......」。也許,畢竟從她離開我們身處的世界至這一天已過了一個多月,那冷冰冰的「軀體」成了眼前的「軀殼」,昔日滿面笑容的面孔再不是一張臉......

也許,我太容易被文字背後的情感觸動,讀著她在病變期間留下的文字,以及他的悼詞,我再次發現自己有多眼淺。很難想像過去兩年間,她養病的日子是怎樣過,他是怎樣熬過這些日子;在過去的一個多月,他是如何學懂收起一切的無奈與感傷。

我想了解,卻不太想知道。是我不希望去想,亦不願想太多。

其實,世事冥冥之中,自有主宰,想也好,不想也好,願也好,不願也好,知也好,不知也好,一切有時,最後一切來到終結時,也就是終結。

那邊廂,這個晚上,當我靜靜地坐在白白的室間,思索著「終結」的時候,他給我看了一張相,及後傳來給我:

如他所說,其實我忘記了自己多年前曾親手寫了這一句,連另外一件小禮物,送了給他,我亦記不起自己在那兒見過這句話,繼而抄下來,又轉送給他。有趣的是,我於那些年前學習西洋書法的時候,經常抄寫句子,為何給他的是這一句,那又是另一個謎。怎的也好,輾轉間,這一句又在我眼前出現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提醒我要繼續好好走,繼續發掘,繼續付出。

雲彩,雖已散去,但我深信雲彩跟她的太陽曾好好在一起,總會有天她與他會在彩虹旁邊重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