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0/2013

「花姨,我俾恐龍妳帶返屋企吖!」(上)

九月尾的中秋佳節,難得我在香港,帶了自家的恐龍燈籠到外甥家去,一心想於花燈活動後,把它帶回我家。
 

甫到埗,我已跟大外甥說了一次,恐龍燈籠是花姨的,我會帶恐龍一起回家。他沒回應。

其實,我早前已經帶了另外一個燈籠給他,不是新買的,是去年我跟姊說那樣簇新的燈籠,不用掉丟吧,寄存在我家,下一年再送回吧,不必浪費。所以,去年跟外甥說了一次會把燈籠帶回我家,明年再見。就這樣,我認為他有一個,我有一個,他玩他的,我玩我的。

豈知,我發現他沒回應我的話,不是因為對我的燈籠不感興趣,也不是因為他不理睬或不明白我的話,是他十分喜歡我的恐龍,卻又知道那是我的,不敢說要。讓我有這發現的是由他不作回應,直至吃過晚餐,再到外出空地遊玩,然後我離開期間所發生的一連串事件:

晚飯後,準備外出:外甥本來的燈籠已放在他旁邊,但他伸手拿起我的恐龍,然後望著我。面露詫異表情的我說:「你嗰個喺呢度喎,恐龍係花姨架喎!」-皆因他於下午沒回應我的話,我以為他沒對我的恐龍感興趣,所以我一心想帶我的燈籠出去玩,沒想到,最後似是在跟四歲的外甥爭玩具!

外甥一手捉緊恐龍燈籠的手柄,雙眼與我的對望了至少五秒,身邊的其他成年家人一早就知道我與恐龍也只是訪客,眼前的情況只令他們也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沒有人命令外甥拿自己的那個,又沒有人著我讓那恐龍給外甥。

對望五秒後:「花姨,嗱,妳玩啦!」外甥把恐龍給了我,然後沒有拿他的那個。低頭準備出門。

出門後至遊玩回家:外甥沒說一句話,也沒有拿起過他自己的燈籠。

這一個小時間,我只想起四個字:悶悶不樂。其實,早在中秋前的好一陣子,我已聽聞外甥怕恐龍,他看過TOY STORY,卻全不感興趣,於是我才放心帶恐龍到訪,加上他於當天下午沒回應,又表現到毫不感興趣,我真沒想到原來他是那樣喜歡恐龍燈籠!

好,還是要想想法子,但我真的不想把恐龍送給外甥。最後,我想到一個方法。在外甥說要去睡的時候,正想親吻說晚安之時,我說:「不如我俾恐龍留喺度,陪你一陣,我下個星期嚟帶返佢走吖!」

下一秒,我還來不及看他的表情,只聽到他大聲說好!親自走出睡房,到客廳拿恐龍到他的睡房,我說:「咁恐龍留喺度,瞓喺你床尾,呢度啦!」然後,我放低恐龍,跟外甥親吻說晚安,然後我說:「咁你可唔可以都同恐龍講早抖呀?」

他望著我笑了,然後把頭轉向恐龍:「Dinosaur,早抖!」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