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3/2011

有生之年

讀到某些好友在FACEBOOK留言,寫著「活著多好」。這回,我不知如何說服自己說這一句話,換來的,有四個字:「有生之年」。

依然相信自己是樂觀的,亦深信未來是美好的。我有好友,有美酒,有佳餚,有家人,有學生,有酒友,有夢想,有理想,有目標,我是知足的,亦感到自己是幸福的,所以我想在努力工作之餘,跟別人分享我的所學,我的所有,我的才能,我的經驗。我該相信「活著多好」。

然而,早就寫過「萬般帶不走」,是看破?是悕憈?這幾天亦感到無限的感傷,令人說不出「活著多好」。我只知道自己希望於有生之年,做點有意義的事。意義在於,若有天要回歸土之時,至少對我愛的人,包括親人朋友或相遇相知的有過一些貢獻。

努力工作賺錢,那是現實,是為生活,是想給我愛的人過點好的生活;經歷帶來啟發,若不與人分享,啟發只能被活埋於自己的心坎,又或有天跟我回歸土去,所以我盡我所能找方法跟別人溝通,成為母校商學院的Mentor,成為葡萄酒導師傳授知識,並寫作分享心得與見解;繼續醉心酒學,認為學酒是無止境,所以不斷學習,亦希望藉此為下一代或身邊遇上的年青人作一點榜樣,讓人感到終身學習帶來的動力。

在此分享不是為了要抬高自己的人格或地位,其實,我聽過好一些「背後的說話」,總有人覺得以上所做的都只不過是為了金錢,為了名利,為了一己私利。只是這幾天所見所聞所分享的,令人有感而發,我想說的是賺錢是重要的,名利也許能帶來金錢,所以無可避免,還是要有點,不過,除了這些,人生還有著其他意義。

日本地震的消息,震動了我的心,星期天的下午在看報,差點落下淚來,我沒法想像電視報章上的畫面都已成了史實,好端端的國度變了澤國,從上空拍攝的片段看到一件又一件的龐然大物被水沖走,機場跑道和屋瓦都被水淹蓋,不知有多少人被活埋或溺斃。

然後同一個下午,敵不住好友的誘惑,暫時於下工作(其實那是星期天,不工作才是,所以只帶了一半的內疚心情,還是走了出去一趟),去了看電影。

第二次看King's Speech。

前文提過這齣電影為我帶來對自由和責任的思潮。第二次看,湊巧心情處於地震傷亡的沉重之中,我看到的是Geoffrey Rush演的角色談到戰爭的幾幕。

去年到澳洲,不少人著我還是不要去坎培拉好了,悶蛋城市來的。堅持己見,最終還是到了坎培拉一趟。選擇到那兒有兩個原因,一是之前的酒學遊行程緊密,有點累,想休息;二是不想到遊客地方,反而希望感受澳洲的生活,湊巧澳洲國家日那天,我身處澳洲,那就要到首都去看看,去感受一下。結果,我感受到的不是國家日的喜慶,而是戰爭所帶來的無限沉重。澳洲國家日,ANZAC DAY是為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的士兵,至今每年的那一天,第一項紀念活動是天未亮,就到紀念碑默哀祝禱。

猶記得那天清晨,天未亮,我就到了澳洲戰爭紀念館前的空地,令人特別難忘的是天將亮的時候,全場靜默。沒有車,沒有人聲,只間中有幾隻鳥飛過吱吱在叫。那種寂靜是我從來沒遇到過的,即使當年在匈牙利流落火車站,在火車站的列車上度過了一個晚上,也沒如此一樣的靜,有點心寒的感覺。

天亮之後,有巡遊。至中午,戰爭紀念館開館,我入內參觀。花了幾近五個多小時,待至它收館,走過時光隧道,重温戰爭歷史,看見各類的紛爭或內戰的展物,更有活龍活現的戰機聲音在播著,有戰爭影片播放。附近還有一排排的陣亡士兵名字,刻在牆上。有些人是特意來找自己認識的名字,並在旁邊放上一朵罌粟花...

King's Speech沒有怎麼談戰爭的細節,只略帶一提了點。不過,因為去年所見的,只要提了一點,我就為之動容,加上日本的震驚消息,令人感到十分傷感。

是天災,抑或是戰爭,都帶來生離死別,當中不知有多人痛失至親至愛。忽然說不出「活著多好」,是因為離去了的,也許再不用感受到那痛心的感覺,也不必在痛心之餘,還要好好支撐著自己和為身邊的人打氣。活著的要面對很多難以磨滅的記憶和心痛,那是真的很好嗎?我不禁在反問。

於是,我只以「有生之年」為題,寫下這堆文字,理不得活著到底是好或不好,只知道還活著的時候,要好好過日子,要過有意義的每一天,並祝福身邊每一個人,而且遇上自己所愛的,記緊要報以微笑,笑也是對身邊所愛的一份祝福。

後記:澳洲的戰爭紀念館之官方網頁:http://www.awm.gov.au/

***
天未亮,在戰爭紀念碑前,我看見點點燭光:


陣亡士兵的名字,旁邊插著紅紅的罌粟花:


望著這位穿軍服的,拿著紙條在尋找名字。最後,他找到了,在名字旁邊插上那一朵花,以表敬意。除了遇上他,還有牆上的名字,看看那一個花海,到底這裡有多少名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