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6/2010

走往理想。(一)

夜半三更,還在寫呀寫。真的有很多想寫,寫個沒完沒了。

***
今晚忽爾跟好友談到三十之齡。依然看不透這一個年齡數字背後的意思,有的覺得那是一個無形的「死線」,女有女的追求,男有男的理想;有的覺得這個個數字代表年華漸漸遠去,甚至有在「倒數」的感覺。

前天有人跟我說「三十喇,老喇。」

我回應到:「你去跟一個六十歲的,跟他說自己老吧!看看到底甚麼是老!?」

事有湊巧,我前天遇上另一人跟我說人生的三個階段:少年,中年,老年。他說老年的會在想人生的意思,會回顧。我笑說自己也不斷在想意思呀,那我在老年了嗎?是否人覺得自己的人生快要走到盡頭,沒有甚麼期待的,就反思,就回想過去呢?

其實,我每一次搭車,尤其是搭電車的時候,都會想到這樣的問題:到底我在車上做甚麼?回家吧!那為甚麼要回家?為何我明天要上班?為何我要活在這個世界?我到底為何而活?

總之,我會有一大堆的問題,潛意識在問,理智卻不甚理會。有答案嗎?我看沒有。父母可以告訴我為何我要生存嗎?誰可以告訴我為何自己要跟曾經愛的人分開嗎?根本,有很多是我們解釋不了的,科學解不開的問題,宗教也沒能。

不知那是否因為自己有感跟死亡實在太近了,當我第二天醒來還是活著,我就不期然在問那些一切的問題;相反,又因為那總不知明天會否還活著的感覺,反而讓我放開,不再問。

不再問,使我更專注追尋自己的理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