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2010

太多的想說,太多的說不出口。(上)

多得好友奉陪,讓我在五月的最後一天過了一個放肆的晚上。只是星期一,我便來了一個紅酒聚,談了不少,想了很多。

這個晚上的時光,不禁讓我回想過去六個月,甚至是一年兩年十年所走過的路,還有我在路上碰過的人,遇過的情感。然後,我發現原來自己有太多的想說,但有太多的說不出口。

到底是我要刻意去逃避,避而不談,還是我不敢再去談,以免自己再次跌墜於那漩渦之中?又抑或是我怕只要有機會再談,就會再次失控,繼而忘掉了一直以來用盡所有力量,就是為了不再去想,於是,到頭來前功盡廢?

十分清楚自己的理智把我推進如何的境地,但畢竟一個人在理智以外,一定有著情感的時刻,那是人應該有的一面,亦是人最珍貴的東西。我肯定自己有著幾個面孔,心裡有幾道門。工作的時候,某些門要關上,要鎖上;夜深人靜的時候,那些門或會開啟,走進去可能是另一個秘密的世界。

過去一個星期,我竟再次重遇了我根本不想再見的人;我又再次聽見某些我根本不想再聽見的名字。這些人和名字,不期然帶我走回心裡那一個秘密的世界。於這世界裡,我不存在,那裡只有我的靈魂在飄,我在旁邊看得清楚,亦感受到她置身在當中的各種情感起伏。有時,在旁看著,我很想把靈魂叫回來,想給她一個擁抱,希望她可以安靜下來,好好去睡去休息,但我發現她就是聽不到我的呼叫,猛地在走,不停在繞著走,而我卻愛莫能助,只能站在一旁在看,甚麼也做不到。

久而久之,我學會了讓她好好留在那個秘密的世界,以為那就可以讓我走回理智的空間,不再去理會她在那裡徘徊著,由她吧。我真的以為可以。

怎料,過去一個星期所遇上的讓我知道其實不可以,我不能把她永遠關在那個世界。又或者是她確實留了在那個世界,沒走過,但我不能阻止自己永遠停留在理智的世界,永遠把自己隔絕於那秘密的世界。間中,我是會回去的。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