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2014

一片雲彩,再見。(完)

(接續)

當年他那幾句語,今日言猶在耳,而在追思會上令我無語的一句話,亦再次響起了當年的話,成了回音。當年他跟我說的,大概意思就是「對於自己控制不到,不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就不要太計較或執著,還是多花精神和力氣去處理能夠改變或控制的好了。」

也許,雖自問是固執的,但還是會聆聽與思考,他的意思,我是理解的。當然,中學過後,走進大學的自主生活,繼而步進「社會大學」,畢竟年輕傲慢的心,總是有的,想做就去做之餘,亦希望能做到想做的,要能夠叫自己於不同的事情上,也抱著不執著某些控制不了的部份,談何容易?

幾近廿載,猜我在這方面是「進步」了點,不過,面對生離死別或某些跟人生前路有關的,我還在原地踏步。

然後於追思會上的那一句「我哋兩個間中都喺報紙度見到妳的訪問喎!」,聽似只是寒暄之詞,但對我來說,這句話似是讓我知道她的離去就是那改變不了,控制不了的事,他或我可以做的是處理現在可以做的,包括不露一點自己的情緒,而關心當下跟前的一個人。

坦白說,這認為這不是放下,亦不關乎堅持或堅強,而是能否不執意於人生中或生活上某些微處。有時,往往就是因為執著於這些微處,讓人「鑽牛角尖」。

那邊廂,不知那裡來的感覺,那句話於某程度上帶著點點對她的思念,像是憶起他與她曾於某年某月某日從報紙上讀到我的文字,而他們有交流過關於此事,於是當刻想起來,就跟我說了這句話,是潛意識吧!

人的情感與如何看待或處理感情這回事,總有個人和兩個人之間的微妙。「潛意識」之猜想,可能只是我主觀的聯想,到底是否如此,我不知道,而我亦不需要太在意。我在乎的是眼前的他還可以如常寒暄一番,就好了。

至於她,在我眼中,她的離去讓我聯想到她是一片雲彩,可能這片雲彩已到了新天地,並遇上了彩虹。

我相信終有一天,有緣的,自會再相遇,所以,我說不出「永別」,只能說句「再見」。

後記:從舊日的同窗那邊所聽到的大多是惋惜的話,又或她是太年輕就離去等等,其實,我深信她一直也活得自在,即使在追思會上聽見悼文的內容,還是認為她離去,代表她也覺是時候放手,得到另一種自在,那是她。

所以,沒有太年輕就離開,只有不介懷這就是離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