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3/2014

一片雲彩,再見。(二)

(接續)

再見這位剛送別妻子幾天的老師朋友,我覺得他跟幾近廿載前的他幾乎是同一個模樣,臉上沒表露出一絲感傷。這一刻,我說不出一句「節哀順變」,也說不出一句問候的說話。

要問好嗎?我想他定覺得不好,難道要他親口說出來麼?又抑或希望他說聲「OK」,然後去相信他真的還好嗎?

要「節哀」嗎?其實,我不認為一個人的哀傷情感會因為旁邊的人跟自己多說幾遍而可以減少,倒過來,我覺得越見身邊的人為自己遇上不快事,自己也會更不安,繼而要叫自己變得更加堅強,反轉來安慰身邊的人。

我看他就是會反過來安慰別人的那種,於是,我寧願掛著微笑,不問候,不把傷感再次搬到大家跟前。

約一分鐘左右的對話,沒提及任何關於心情的點點,卻有如大家在街上碰面,點頭後再談幾句關於當下忙著處理的事情。對話完了,沒有說再見,只互相點頭,笑一笑。

這是對話的最後兩句:
他說:「我哋兩個間中都喺報紙度見到妳的訪問喎!」
(想他提到的是自己的稿件)
我說:「係呀,間中有啲啦......好啦,後面仲好多人等緊,想同你講兩句,我之後再打電話俾你啦!」

他的一句話讓我無語了,同時,我有點發現......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