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3/2014

一片雲彩,再見。(一)

依然在塵世中的人遇上死別,很容易會把哀傷轉化成相當程度的負面情緒,繼而使身邊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有時,他們只能跟當局者說一句「節哀順變」,實際上,「變」是要的,畢竟還有很多很多的瑣事要處理吧!不過,「節哀」談何容易?我看,怎樣處理哀傷才是重點。

***
那天接到舊同學的來電,問我會否出席數天之後於母校舉行的追思會,「主角」是1995年的大學畢業生(從追思會上的悼文知道),我想還不到四十歲吧!當年的她來到母校任教,其實還是實習生,然後,成了正職教師,就一直於母校任教。

於相差一年左右的時期,學校聘用了另一位男老師,我看他和她似是年紀相約的吧!

在學期間,因為學會及學生會的職務,有緣分別跟他和她相處的時間多了,交流的不只在於學習和功課,即使我明白他和她的身份是老師,不過,可能因為他們算得上是年輕一輩的老師,我覺得他們似是「哥哥姐姐」的朋友,多於一位授課的老師。

畢業後,起初還間中有聯絡,過了好些日子以後,自己的生活起了好些變化,大家也沒怎聯絡過,後來聽說他和她成了夫妻。當時,心裡送上祝福,卻沒有特意聯絡以表心意,想會有天再遇上,到時才算好了。

豈知,今日再見,他,好端端的站在我眼前,她,卻只是旁邊的一幅遺照。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