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2011

生活寫照

這天新發現:

* 由上環出發,準備前往尖沙咀。搭港鐵,在上環站上車,心想,要「過海」,即是要在金鐘站轉車。在金鐘站下了列車,行到對面月台前,發現列車是往中環的,那豈不是回頭走!?然後,我發現自己該在中環下車,轉乘荃灣線。不打緊,下一層月台就可以了。接著,我在想,自己在巴黎的車站,倒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是因為我自以為熟悉香港,所以不留神,還是我其實在這裡是個遊客?

* 中午時份,到尖沙咀某酒店的餐廳用午膳。問侍應拿了酒牌,一來想知道行情,二來真的想點些甚麼。看了良久,給酒牌上的名單吸引著,侍應終過來看看我決定好了沒有。第一句,他開口說英文!好好的中國人樣子,我不覺得他的母語是英文,而我也不見得太不像中國人了吧!?不過,既然他跟我說英文,我也不好意思告訴他我其實會說廣東話,於是我又以英文回應。然後,我心想,這可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子的情況,我太不像中國人嗎?要檢討。

* 中午的一餐,簡簡單單,但按捺不住要點杯酒。似乎,我真的習慣了,酒不離食,食不離酒,酒不離我。

* 下午去了試酒,地點不在公開地方,是某私人屋苑。看來共有六座,有好幾十層,每層有六或八戶吧!於升降機裡,我望著數字在跳,發現過了28樓,有28R,但看看按鈕,沒這一層,於是,我忍不住問屋主,那是甚麼。原來是樓層間的花園,只有一部升降機能到達,而那不是我們身處的那一部。屋主和另一同行之人均感奇怪,何以我會留意得到。實在,一來我的觀察能力確實不錯,二來,近月發現自己對於乘升降機這事,有點兒恐懼,所以我會不期然望著數字,希望快點到達!繼而,我發覺,自己不再喜歡高樓層,最好是住唐樓或獨立屋!

* 離開那高樓,乘的士。經過旺角和大角咀那邊,我忽然問:「九龍的人口密度是否比香港高?」。是因為我看見周邊的高樓和各屋苑,好多戶!我那時才發現,自己曾經有多渴望在城市生活,亦曾想過在紐約過日子,但原來時至今天,我再不習慣人煙稠密的地方,我真的變了「鄉下妹」。這天,有如大鄉里出城!

* 在的士上,窗都給關上了。我忽爾覺得心口有點悶悶的。實不知何時起,我發現自己不只對冷氣巴士有偏見,對其他密封的交通工具也有。於是,我想,怪不得我那樣愛乘電車,另外,我想若有天我要添購一輛車,定要開蓬!

* 這天又再遇上有人恭喜我。是因為我似是找到自己喜愛的工作,還有可以享受我的工作。我明白那是福氣,至今亦沒任何怨言,只是我要犠牲的,又或者要付出的,甚至是無形的壓力或嚴重的職業病對我的影響,或許沒人會明白或體會得到。實情是,我已不大介懷了。世上沒有不勞而獲,也沒有「免費午餐」,那能計較得太多?想著想著,我回想起自己曾經跟人說過,因為我愛自由,所以我享受今天的工作模式,然而,那邊廂,又有人跟我說若不是因為我有著某程度上的自制能力,我未必會走上這刻在走的路。今天的發現是,我愛的不是自由,而是沒有拘束。

* 晚上,推卻了同行二人的邀請,沒跟他們一起用晚膳。最後,一個人走到銅鑼灣某大型超市,忍不住買了好些食材回家,亦走訪了賣酒的角落。一如以往,我總不會放過任何試酒機會。先遇上熱心的店員,跟我說可以試酒,他帶我到了酒枱前面,望了兩眼,我問「有咩試?」,然後,我眼前出現了一副茫茫的表情,接著,他的眼神飄到剛經過的「阿姐」,店員跟她說「呢位小姐想試酒」。下一幕,店員走開了,「阿姐」冷淡地給我倒上一杯紅酒,是南澳Wrattonbully產區的Cab/ Merlot/ Shiraz,然後,我見到冰桶裡的一瓶粉紅酒,是來自Barossa的,我又要了一小杯試。或許「阿姐」見我試得高興,而我又見到另一款同莊的紅酒,更問有沒有得試飲,她跟我說有呀。怎知,我見到的是2005年,她說,我們只有這一瓶,沒有貨,不賣的,著我試2008年,這年份更好云云。我心想,只有一瓶,用來作display吸引人,但卻沒有貨,那是怎樣的一回事?

* 行過酒架,經過汽酒的陳列區,看見一瓶Cremant de Bordeaux,同一酒廠也有另外一瓶汽酒出售。我又忍不住去問店員「呢兩枝有咩分別呀?呢枝寫住'Bordeaux',呢枝唔係喎(那是Clairette de Die ),咁即係點呀?」,店員的回應是「兩枝都有氣,嗰枝唔係嚟自Bordeaux,Bordeaux冇汽酒。」我無話可說,就算我不懂Cremant de Bordeaux,心也會想,明明寫著Bordeaux一字,若那不是來自Bordeaux,請問這家店裡賣的酒,從哪裡來?

* 離開汽酒酒架,我來到另一個試酒枱,遇上另一位「阿姐」,是較主動的一位,問我試酒好嗎?我當然來者不拒。這次學會的是:
-「唔好試香檳住,試咗白酒(2003年的Pessac-Leognan)先。」[她有說原因,那時是嚇了一驚,回來想寫,忘記了,或許嚇壞了。]
-「試咗呢枝紅既先(Medoc, $285),之後先試呢枝紅(Pessac-Leognan, $250),妳試咗呢枝先($285),就唔會想試另一枝($250)。」試罷兩枝,好續說「其實呢枝($250)都好好,我前日先有個客買咗九枝,鐘意呢枝啲客,就唔會鐘意嗰枝($285)。」[買酒是趁墟嗎?]
-「嗰個買咗九枝個客,因為有我哋張會員咭,所以買滿XXX就有coupon,佢差少少,我咪推介佢買呢枝囉(Pomerol, 2005),呢枝好呀,2005年全球豐收,好年呀!扺飲。」[原來有全球豐收一事。]

* 最後,免得好像「運桔」,我還是從貨架找來一枝半瓶裝甜酒。看看酒標的配食建議:fruit-based dessert。好呀,甚麼果?Tropical fruit? Berries? Orange? Apple? Mandarin? 天呀,可以specific一點呀?不過,話雖如此,我真的買了,因為對那葡萄品種有點好奇。

這一天過去了,最後換來的是一個英文字:「homesick(思鄉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