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6/2011

外甥給我的啟示(二)

(接續)

上回以「外甥給我的啟示」為題的文章,已是我於約一年前寫下的了。一年之間,斷斷續續跟外甥見面嬉戲,間中也會寫下跟他一起的點滴,倒只是一些生活寫照或他使我有感而發寫下的,算不上是甚麼啟示。

剛過去的星期六,又到外甥那邊,跟他度過了黃昏時份與一個晚上的時刻。這回,他倒真的又給我送來好一些啟示:是他透過眼神和笑容送來的。

因為過去多月以來,忙得不可開交。自上月母親節相聚以後也沒相遇見過,整整個多月了,他又長大了。不只是身體強健了,會行會走會跑會跳,似乎他還變得更懂事了。

我猜是他開始「有記憶」了吧!

以往,我走進他的家,他總要經過幾番思索,望我幾眼,才記起我是花姨。前天,我甫進去,他就知我是誰了,不用再多想一會。

沒見他一陣子,他學會了眼耳口鼻手腳和肚"DUM",問他哪是眼,他會眨眼;問他哪是腳,他會踏地;問他哪是咀,他會張開口;你說他叻,他便會拍手大笑。

他又學會了踢球。我跟他玩了好一會兒「車車」,問他何時會跟我去踢球,他接著就把車先放回原位,再跟我指一指盛著球兒的籃。因為籃子放得高,他拿不到,所以示意我替他拿下來。甫放下,他就立即從籃裡拿出兩個球(現在,他只可以一手拿一個),放在地上,球,滾滾滾,他,爬爬爬,就一起到了客廳與睡房之間的走廊,繼而他站起來,開始踢球!在那短短的走廊上,不知來來回回走了多少趟,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花姨可不行了。第一,我竟於下午的烈日中,在戶外網球場揮拍打球,完了,我也完了;第二,巴士車程約四十分鐘,有點暈眩了;於是,再跟外甥走了幾回... 我投降了。

當我投降後,外甥以他疑惑的眼神,望著我,我又望著他...就成了以下的照片:


小孩子的精力確是無窮盡。踢過了球,玩過了車兒,他又跑去砌路軌,我不禁要寫個「服」字。

看著外甥砌路軌,我心想到底他是怎樣學會把路軌拼合起來的呢?姊說他自己學會的,沒人教他。更有趣的是,他也學會拆路軌,還自動自覺把路軌配件放回紙箱裡:


前文提過獎與罰,又談過所謂習慣,其實就是他平日所見到的,然後他會去模仿,那就是習慣。

這天的觀察,我相信小外甥已在不知不覺間建立了那習慣,他未必明白到為何要把物件放得整齊,但他就是會那樣做,一切是那樣理所當然和順理成章的。

話說回來,小外甥的習慣為我送來的啟示是,有時成年人以為小孩子甚麼也不懂,實在,他們每分每秒也在學習,也在認識周邊的一切,或許,我們未必會緊握著他們的手去做些甚麼動作,又未必會在旁指點,但他們其實會透過觀察去自我學習,還會找機會去自我實踐和表現自我。

相信要是我們作為成年人願意「放手」,讓小孩子發展和發掘個人的潛能,他們定會是開朗的和活潑的,並且建立「良好」的習慣。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