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2011

中站。終站

若果有一刻,你發現自己在問「到底今天這樣努力追趕的原因是甚麼」的話,那其實是該休息的時候,讓人生在中站歇一會,還是該慶幸找到那推動力,讓自己不斷向前,邁向終站?

***
那是我這兩天在問的一個問題。

從美國回來,沒能跟好友們相聚一刻,只不停追趕著,工作著。本想於週末完成寫作和整理好所有的相片,結果,最後還是回到工作去。我說的工作不是品酒,而是為這個星期的四個宴會/儀式努力作準備。

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人工低過最低工資。忙著,忙得有點透不過氣。幸運的是,剛過去的旅程驅使我重新反思生活。迫得自己那樣忙,為了甚麼?甚至連健康也輸掉了,又為了甚麼?

離開以前,從覺得時間太少,工作太多;想喝的酒又太多,要寫要記下來的亦多的是,十二小時不夠,便多花時間工作品酒和寫作,睡得那三個或四個小時就算了。換來的是眼不好,精神也不好。

在美國逗留期間,每天都努力工作著。會議從早上八時或九時許開始,然後直下午四時或五時許完結,晚飯完了,回去了。起初幾天,還不斷在工作,跟香港的這邊接洽,跟進香港的工作,我更打趣說自己永遠有時差,在香港的時候,晚不睡;在美國的時候,晚也不睡。之後,有個晚上,真的再撐不下去了......

我放下所有工作,於氣温只有十度的寒夜下,到了露台看星。

不想錯過那一刻吧!從沒試過在接收不到電話訊號的山頂,四處沒有城市的光,連街燈也沒有。照耀著大地的只有天上的繁星,還有流星。從這個晚上開始,我沒有再於晚上工作了。取而代之,我決定要於晚上好好睡個夠!每天睡足八小時(有天還睡了十二小時),第二天早起一點,吃個早餐,再工作。

就這樣,我度過了旅程的最後五天。

這五天之間,呼吸著美國的空氣,我回想起多年前在美國的生活。當年,好友說我提早了自己的退休生活。是嗎?我其實不認同,但當我身處美國,好友身處香港說那番話,我就明白到,那所謂的退休生活,其實是一種自主生活。

自主生活,關於工作,關於金錢,關於愛情,關於家庭,總之是生活上的所有點滴。很多人以為自己沒得選擇,我也覺得,一句「身不由己」不就已經道出了那思想嗎?然而,我們是有選擇的,說那四個字的,就是選擇了讓自己繼續身不由己下去,而不多給自己一份勇氣去走出那「身不由己」的框框!就是因為這個框,我們沒了那自主的感覺,甚至沒了那思想,更沒了那動力去自主。當然,最後就是不能過自主的生活,繼續留守在那框框裡。

談到這裡,回到此文起始的問題,實在,我心裡早就有了答案,而這回旅程讓我重拾好友口中的「退休生活」就更我認定自己心裡的答案。

答案是,因為我為了要自主,所以我要付出更大的決心向前邁進,努力追趕。歇,是每天都要的,所以我早睡早起,不是人需要於人生旅途上的某個時期找個中站,是每天也要到中站稍作休息;而因為自主而得到那推動力,我實是有福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