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6/2014

元創方PMQ -- 我見的不是保育。(中)

(接續)

住在荔枝角收押所宿舍之前,曾住過石壁監獄的已婚宿舍,自己對這兒的印象極淺,沒監獄,沒鄰居,卻有青草與牛,以及燕子。

荔枝角那邊呢,印象最深刻的除了自由生活的細節,還有一道閘,和閘內閘外的所見。荔枝角收押所囚禁包括等候判決的疑犯,或許因此,當這兒收押了一些較「知名」的疑犯,便會惹來記者到來拍照。另外,常見的還有明星!好些電影電視劇也會在此取景,拍些關於候審犯人收押或親人探監的情節。

以下是從蘋果日報網頁轉載的一張相(日子不詳),這就是荔枝角收押所外面,與當年我住之時有點不一樣,相中閘內的更亭是在閘外的,用來登記到訪者;一樣之處是樹下面的路障,防撞吧!(怕有人會劫獄?)


我住過的舊宿舍,位處閘內,回家時就跟那些囚犯一樣,經過這道閘內進,感覺著實有點怪,尤其是若然湊巧有囚車經過,他們進去,我也進去......到了週六早上,經常都會有「演集」,有如戰爭電影情節中的防空洞警報聲,我住在收押所旁,又怎會不被它的聲響吵醒呢?就這樣,我的生活時鐘,有時跟囚犯們的一樣!

新宿舍在閘外,我不用再走過那道閘。不過,要走到家住的那座,就要從閘旁的路口,沿著鐵絲網,一直走到盡頭。走一回,只幾分鐘,然而每天來來回回這樣走,一年兩年,我留意到把收押所與外界隔開的其實不只那道閘,還有一道高高的牆,高牆的角落頂處有看守更亭,猜裡面的職員是負責監視收押所裡的一切活動吧。

住在宿舍的日子裡,跟好些懲教人員在同一屋簷下,見他們上班下班,有時會想,每天都對著穿著軍裝制服的懲教人員,加上每個週六過著跟囚犯一樣的生活時鐘,自己可不跟閘內高牆下的囚犯有點像似?

直至我搬離宿舍,這念頭才消散去。不一樣的是我在規範中,過著自己選擇了的生活。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