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6/2014

「花姨,你唔駛幫我喇!」

早陣子,我遇上新朋友,互相交換了名片,我看看他的中文名字,不期然問了句:「你以前讀書,有冇俾先生(老師)罰抄呀?你個名咁多筆劃,有排抄喎......」

然後,前幾天,有人跟我說兒時老師罰抄一個多筆劃的字:「鑿」。我說:「我冇印象俾人罰抄,但係我寫書法,練字,成日都抄書喎!」

湊巧,上星期日,外甥二子到我家來,玩了一會兒「港鐵站站通紙牌遊戲」咭、YOGA MAT+FIT BALL、照全身鏡,然後要找點新玩意......先有小外甥走到我的書桌前說要「做嘢!」,把玩了桌上的滑鼠一會兒,沒聲色,望著我的LAPTOP電腦,說「開!」。不了,打開來的話,不知怎「收科」(我其實很好奇他怎知道要開)。結果,我抱著他坐在可轉動的辦公椅上轉了一圈,在抽屜拿出顏色筆,再轉半圈,拿來白紙,給他畫畫。

接著,到大外甥過來,又說了一句「我要做嘢!」

他拿著我於十分鐘前給他的習字簿來,跟我要筆。我問他要寫甚麼,他說:「出入,我識寫!」然後,他先寫「入」,後寫「出」。那知,「出」字還差最後一筆,他忽然放下鉛筆,把手放開滑鼠上,又一句:「開!」

這次,基於孩子已四歲,我感覺較安心,真的開了電腦。記得上次他來說要「做嘢」,我問他「做咩嘢」,他答「唔知呀」,於是,我明白到其實他是不知「做嘢」代表可以做甚麼,所以,聽他說要「做嘢」,我就想,可以做甚麼呢?

一邊等電腦開動,一邊在想,最後,我跟外甥說「等等」,開了POWERPOINT,準備好了,跟他說:「你打MICHAEL吖!」接著,我著他看著我打那「M」字。哈,他似乎明白我在做甚麼,跟著伸手到我的電腦鍵盤,當我也伸手到鍵盤處,打算指點一下,他說:「花姨,你唔駛幫我喇!」

「哦!不過,我想幫你扶住部電腦,呢度(個電腦座)唔穩。你睇吓!」(同時,我推一推電腦座,意示不穩。

用不上一分鐘,眼前的電腦畫面,出現了「MICHAEL」一字。



有點驚訝,那麼快就學懂?不理得那麼多,我著他等一會,把他的「傑作」儲存起來,放了那檔案在桌面處,再給他看看桌面,以滑鼠的箭咀指著,告訴他那「MICHAEL」在這裡。

他看罷,似覺得「做完嘢」,再拿起筆,繼續寫那未完成的「出」字。完成了,他再開始寫第二個,然後又問我怎樣寫,猜是他發現寫起來有點不順暢吧!我寫了一次,他再寫了一次。看來,他已滿足了。

是時候,著他回家。我問他可否把那習字簿留在我家,待他再來之時可以有些玩意,然而,他說要帶習字簿回家去。跟姊說了,他要帶習字簿回家去,然後,她告訴我,其實他做功課已寫過了好些習字簿裡的字。

他離開了,我不禁想,這孩子似乎沒把功課看成不喜歡的事,也沒視之為壓力,相對而言,在課餘的時間,他還是努力去改進自己的字形。

孺子可教。

話話回來,是罰抄,還是自願去抄寫練字,其實是有分別的。若是自願的,抄幾多篇也好,都是樂在其中的。

後記:上文提到的「港鐵站站通紙牌遊戲」咭,玩法有點像UNO。不過,外甥們還未懂得,只留意到咭上的數字(大外甥則留意到其中一些咭上的英文字及港鐵站名),最後,他們自己研發了新玩法:


排數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