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7/2011

頭痛過後,這夜,我失眠。(上)

人的思想很有趣。

思想,是人擁有的,不是人在活著的話,何以談思想;但是,有時,似是思想在擁有(或操控)著人。思想能令人有不同的反應,思想能令人胡思亂想,思想能影響人的態度,思想能影響事情的發展。

近年還常有傳媒報導關於思覺失調或精神分裂等等的病態。自問對於心理學又或者這些病態不大認識,但總覺得它們跟人的思想有關的。這些加湊起來,我想,到底是人擁有思想,還是思想操控著人?

這兩天,頭痛症發作。悶悶不樂,又沒胃口,連喝點酒的心情也沒有了。只想合上眼,好好作息一會。然而,頭痛的威力能使你即使合上眼,腦還是在不停的抽搐,接著牽動到胃也在抽搐,最後是連作息也不大可以。

以前頭痛症發作,總會嘔得停不了,現在可好多了,只是沒胃口而已。猜是因為頭痛的誘因不同了吧!以前頭痛,多是因為想得太多,或精神太緊張,「必利痛」的頭痛餅早已沒效了,於是,我只能著自己放鬆,亦要學會靜心和看開點,不去想太多,亦不會作些沒根據或無謂的猜想。

今天,我想自己學會了放開,開心會笑,不開心也會笑,會一笑置之;追求生活享受之餘和為生活奔波的同時,卻也不希望自己成為金錢的奴隸,亦不要有極強的拜金主義,更不該太執著於物質的一切,常掛在口邊的有著那一句「萬般帶不走」和「來無一物,去無一物」。

這次,似是因為天氣太悶熱,是打風前的悶熱,我有如是一瓶酒,受不了這樣的日子,結果,頭痛症重來。誘因不同了吧!

我以為是。

那料,好多了的這個晚上,通了一個電話以後,使我從心笑了出來,頭痛倒是離開了,換來的卻是失眠!事緣,掛了線以後,我驚覺自己可不是因為天氣而頭痛,那只是藉口。實情是,我依然未真正懂得放開。

想我是對自己的「專業」太執著了點...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