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7/2011

我的六十大壽

十歲之時,望著比我年長的,我很想自己快點成長,至少快點到十八歲;

十八歲,似是生命路上的第一個關口,可以「合法」飲酒,算是「成年人」,但我還是不知道作為成年人,我到底有些甚麼責任,做選民嗎?工作養家嗎?出來工作而不繼續讀書嗎?

結果,十八歲,我還是繼續讀書,入了大學,一邊讀書,一邊做兼職。可是,我沒覺得自己成長了,尤其是在媽的眼中,我從沒長大。

廿二歲,大學畢業,正式投身社會工作。似是開始新生活的象徵,卻又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吧!離開象牙塔,實是走進另一所大學:社會大學。置身這所大學,有如自己走進了幼稚園,是自以為甚麼也懂,實情是甚麼也不懂,實實在在是如廝的幼稚。不過,這所大學比象牙塔廣闊得多,是個花花世界之餘,亦是一個樂園,是幼稚園,也是失樂園。

三十歲,我發現身邊不少人還在失樂園裡跌跌碰碰,自問算是好運的,沒跌撞,只浮沈,浮浮沈沈,或許那是因為自己依然每天都在造夢吧。不過,我想,會發夢意味自己還是有那圑火,有目標,有憧憬,總比不知往哪裡走,行屍走肉,沒理想,沒夢想,一堆遺憾,難以忘懷(或釋懷)好很多吧!

就這樣,我的前半生,走過了。

三十五歲,我的人生又好像來到了另一境地。一種奇妙的感覺,說不出,觸不到,但感受得到。相信同樣感受到那奇妙的,還有那一位。這一年所走過的路和經歷到的,是我從來沒想像過,也沒預料過的。原來,人生就是那樣子,以為前半生走過了,自己學會了很多,遇到了很多,有起有跌,有浮有沈,有喜有悲,又以為自己已經花了很多光陰,算是「老了」,又似是沒太多的時間再去追逐,怎知,眼前的路還是那般遠,日子依樣是那麼漫長。

猜要是到了這天,我還是一個人走著走著,或許,我會想,到底何時才走完呢?累了,倦了。慶幸的是,這天有了那一位兩位跟我一起走,感覺是:理不得路有多遠,只管向前走,不回頭,就是了。

四十歲,驀然回首,過去十年,像箭一般劃過了。這些年間,還是不停的走,依然在衝呀衝,記得很多年前,香港還是殖民地之時,有這樣的一句話:「馬照跑,舞照跳」,我呢,則是「酒照飲,嘢照食」!那是我生命不能缺少的一部份。猶記得多年前一位好友送我的話,「明天沒有酒,今天就死掉」,這年還在生,明天明年還是有酒的!

同時,那年,我在想,有說「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爛茶渣」,另一邊廂,還有那一句「七年之癢」。若然這些都是我不得不相信的智理明言,而我作為女人,更應該相信的話,那我定會於這一年精神崩潰!有趣的是,早於多年前,我已深信自己走進了酒界,每一天多喝點酒,都在為自己增值,每一年生日就等於酒齡又長一年,所以來到四十歲,我覺得自己絕對不是「爛茶渣」,反是於陳年美酒之中常見的「酒渣」!

至於「七年之癢」,誰會不癢?要癢的話,又何須七年?要是真的癢起來,那有人會阻止得了?由他吧,哪管他呢!

結果,「酒渣四十」又過了。來到這一刻,我沒再想甚麼理想,談甚麼夢想。不是因為心裡沒了那圑火,而是覺得我所追所思的,都算是擁有過了,跑了廿年,去過了美洲、歐洲、澳洲、南美洲、紐西蘭、中美洲等,即使間中還會想有沒有機會再到其他地域,但我心知自己已感到頗滿足,定下來停下來,心甘情願。

肯定自己心裡的火沒有熄滅,只是火的燃料有點不同了,火的顏色也有點不一樣。從前的火是那樣無定向,是熊熊烈烈的山火;今天的是廚房裡的火,能調控,能收能放,再不是火紅的,而是帶點藍藍的,温柔的。

哈,四十歲後的幾年,我覺得自己走在第二段人生路上。

說是第二段,因為我又再次走過那成長的階段,是陪別人一起成長,有著某種難以言喻的美妙。從來成長都是讓人感到迷惑的,此時此刻,縱然當局者不是我,那迷惑的感覺,著實不輕。

我想,那就是「長憂九十九」的滋味吧!

走呀,走呀,十年又過去,來到五十歲。沒有再回首了,因為已經知道那是徒然。路既走過了,回頭看,又何干?想想今天有甚麼年輕人的新玩意好了!有點諷刺的是,來到這個年紀,就算自己不認老,覺得自己尚算醒目,然而,彷彿自己心口已掛著那個「老人牌」,記性開始差了點,體能有點兒轉變了...

... 轉眼間,我的六十大壽在即,我還健在,他還在,所有的好友還在。五十歲之時,我覺得自己的記性差了,當十年又再過去了,我就明白到其實記性沒有比以前差,只是人變得更豁達了,不會再選擇甚麼該值得記住,甚麼該忘記的,萬般帶不走,記得不記得,根本不重要。

確實有時會想起過去,非刻意去想的,而是零碎的片段會間中浮現於腦海,於眼前,避不過。像是昨天或不久遠以前的事,但我心知那可能是十年,是廿年,甚至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我也會有時想起一些人,在我生命路上走過的人,他或她曾經穿梭於我的人生路,也有可能是擦身而過,萍水相逢的,今天,我甚至連他或她的名字,也再記不起。只是,我肯定他或她所留下過的一言一語,一字一句,都曾經影響過我當年的思想,造就了往後的那個我和今天的這個我。

六十年,不算長,也未算短。有人會有八十多年活著的日子,有的甚至過百歲。向前看,我不知還有多少天的日子,也不知前路會是怎樣的,但我有感自己的使命已叫作告一段落,我又發現自己真的年輕過,真的年少輕狂過,已經無悔今生了。

沒意思在這為自己的人生作個「總結」,一來不覺得當下是人生的結尾,不用作那所謂的「總結」,二來稱得上為「總結」的,那是要走到最後,甚至是已經完了,這樣一來,「總結」不該是我作的,是別人為我作的,我沒機會聽得見,也許只能在另一個世界感應得到。

不過,畢竟六十這數字,帶著點點的魔力,它驅使人回顧與展望,是關於人生的,不再像從前每年生日都為下一年所作的許願和對自己的祝願。說過了,我有感自己的使命已經完成了,未來的日子,將會是人生的第三階段吧!

是重新再去追尋自我的階段。

寫著,喝著,我想起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好一句「浮生若夢,為歡幾何?」!人生確似是一場夢,可能一切都只是虛幻的,是一場空。

若然在讀我這篇的,是三十歲或以下的,那你要好好把握時機,好好過你的黃金時間呀!好好珍惜眼前人,好好賺錢,好好照顧家人,好好生活,好好注意健康,好好工作,好好對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