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3/2016

生有時,別有時。(續)

不知道一生之中,到底要經過幾多次的離別,才不會再因別離而覺得感傷呢?

***
那天早上,身在阿根廷某處的會議廳,自己完成了在台上演講的工作,回到台下,聽著即時傳譯耳機的話語,於是,眼睛沒看著台上,反而看著手中的電話螢幕。

雖香港位處地球的另一端,但當我們拿著手機,接著互聯網,FACEBOOK上的訊息有如即時新聞直播。

忽爾間,在好友的頁面讀到重覆又重覆的幾個字:RIP。

猜他的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吧,靜俏俏,拂袖就走了。

不能理解,也得接受這事實。

然後,講者說畢,為給台上講者一份感謝,我不得不拍掌,然而,那刻心裡的感傷卻讓自己打顫... ...

***
之後的一天,我第一次騎馬。

領隊跟我說,好像騎單車那樣,平衡就好了;我說:「我不懂騎單車。」
領隊再說,好像駕車那樣,控制車盤,把繩向左或向右拉,就好了;我說:「我沒有車牌。」

新嘗試,新挑戰。

最後,我坐在馬背上差不多兩個小時,穿越青綠山谷,看天上的鷹在飛,看流水,看那山,學習與馬兒相處,聽風,呼吸著2,800米海拔之上的新鮮空氣... ...





離開山谷,坐車回城。我望著窗外的風景,眼淚忽然掉下來。為好友的離去而感傷,亦為當自己還能好好過每一天而慶幸。

***

後記:有人說活著就好,其實,我不曾覺得那樣,尤其是每次遇上別離,總覺得心有戚戚然,繼而就會覺得離去也許是種解脫。

不過,既然我還活著,縱然間中感到困惑鬱悶,也得找個方法告訴自己活著可以有多好,而我的方法就是努力找機會放眼世界,越走得遠,越看得多,就越不拘泥,一切都可以是好的。

有時,感傷也可以是好的,它讓人反思,讓人成長,讓人學會更積極過好今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