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2012

《蝶戀花》(三)

暖雨晴風初破凍,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
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

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斜欹,枕損釵頭鳳。
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

--李清照

***

讀罷,想起兩個字:淒楚。

特別鳴謝:送上此詞的好友。

(待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