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2012

小鳥

幾個月前,我在家品店帶了兩隻小鳥回家,牠們一直就在我的餐桌上相伴著大家,有講有笑一般。而我每次在吃飯時,都會望一望牠們,笑一笑,然後,開開心心吃我的一頓飯。

前天,收到某公司的宣傳單張,來了以一顆珍珠作主題的版面。一看,我就忍不住把它撕了下來,送給桌上的兩小鳥作背景,拍下這張相:


望著,我不只笑,更想起一個故事。

***
或許,因為我愛看海,所以也很喜歡看海歐。然後,有年一個人走到淺水灣,遇上了肥麻雀,繼而就愛上了看麻雀,還拍下一堆海歐和麻雀的相片。有時,當我自己在回看那些照片的時候,我更會不期然在笑。同時,我也會間中給你看看牠們的相片,還會雀躍萬分跟你說個不停,牠們有多可愛,牠們的叫聲又有多清脆,身材又如何(對!是身材,中環的比淺水灣的要瘦削得多!)等等等等。

每次,我說過笑過以後,發現你也只望著我,定了神,沒回應,亦沒跟我一起笑。然後,大家又會繼續發呆,繼續無言。可能,這就是我跟你吧!

直至有天,你忽爾透過電話網絡傳來一張相片,是你在午飯時間拍下的一張相。第一眼看,我只見從你的鏡頭望開去,你對座的一張咖啡色木椅,然而,第二眼再看,我見到椅上的一隻麻雀!

幾乎說得上似是塗上了保護色一般的小麻雀,不過,以我久經訓練的眼力,我又怎會看不見牠?

是你也沾染了我的小習慣嗎?還是你已在不知不覺間,每當看見小麻雀,就會想起我?說真的,我不介意,亦不著意你是否愛上了我喜愛的拍攝習慣,又或是否真的想起我。我更在乎的,是每當你看見那一隻小麻雀,也會感到一份喜悅,開開心心跟小麻雀留倩影,拍下一張照片。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