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2011

沒有了世界

不知活著有多好,也不知活在這世界上有多好。為何而活,為誰而活,如何活,怎樣活,從來都似是能自主的,卻冥冥中像自有主宰。活不下來,要離開,就等於不好嗎?又或者,在某個空間,其實是否存在著一點兒的「灰色地帶」,那兒沒有好或不好,也沒有活著或不活著?

那天,跟你在港鐵的車廂裡,全程都沒跟你說過一句話。無言的時光,我只聽見列車走過隧道的聲音,還有隱約聽見你的呼吸聲。聽著,我合上了眼,然後忽發奇想:如果沒有了世界,我不存在,你不存在,大家卻又以著某種生命體存在著,那會是怎樣子的境地?我們又會在相愛嗎?

我的答案是:猜那視乎我是否相信靈魂的存在,和大家各自的靈魂是否繫在一起了吧!

有說同床異夢,相愛與否,根本跟兩人的生命體是否於同一時間存在於同一個空問無關。若是真的相愛,有沒有這個世界,實不重要;而大家又是否在一起度過某些時刻,又有何干?

於是,我相信即使沒有了世界,愛,依然存在。既是如此,我不執著於大家是否天天刻刻都相對著,亦不管到底有幾多時間,其實大家是無言以對,只會對望而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