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9/2016

人生若只如初見

所謂「藝術」這回事,有時就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吧。於文字的藝術領域中,作者說的,跟讀者所悟到的,或許有點差別。

***

最近在讀納蘭性德《木蘭花令 · 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 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 比翼連枝當日願!

讀完一次又一次,好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也許是作者見著種種情感上的變化,甚至是某程度上的哀劇發生後,想透過這詞來抒發情感。

然而,我看的是,現實中,當兩人相遇,多是會於時間軌道上走著,走著,走到某個點,要分的,總要分;要一起繼續走下半生的,就總會一起挽著手走下去。這樣一來,又何需執著於「人生若只如初見」呢?

初見,也未必是最美的;相反,最美的,可能就是相識後某天所發生的。

後記:重讀又重讀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見」,我就想起「兩情若是久長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