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2016

洋蔥的眼淚

洋蔥沒流淚,掉淚的是正在切洋蔥的我。

***
每次切洋蔥,淚水總會不自覺掉下來,加上眼睛的刺痛,比真的嚎哭起來時還要厲害,心便會想為何要吃這東西,就要經過這樣的過程。

是洋蔥生下來就要保護自己?是上天想讓人類想得到某些東西,就要經得起考驗?還是上天想給人類一個問題去研究?

不過,每次切好洋蔥,便急不及待煮了洋蔥來吃,忘了洋蔥之淚這回事。

前幾天切好洋蔥,終於上網查看洋蔥怎樣讓人掉淚。找來的是一堆科學化的解釋,似乎沒有人知道何以洋蔥要建立這種讓人掉淚的「能力」,或洋蔥怎樣在生物演變過程中建立這「能力」。


相對而言,人類又何以要有落淚的本能呢?要對抗洋蔥?在適當時保護雙眼?那在眼睛不受威脅的時候呢?

小孩子未懂說話就靠呱呱叫和落淚來"說"些甚麼;然後到了某個年紀,大人會告訴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大個仔喇,要堅強呀,唔好喊」;再長大一點,有些時候,哭變成了懦弱的象徵;再過些年,即使感到傷心時,更會不期然叫自己不要於人前落淚。

其實,狂喜大笑時也可掉淚,開心或感動時也可掉淚,只是這樣的情況比因傷痛而哭的機會較少吧,繼而我們會漸忘這些情況或當中的感覺。

也許落淚是給人如何學會活在當下的機會,鍛鍊怎樣不留戀昨天的喜與悲,無論是因哪種情感而哭,哭過了便好好向前繼續走。

[後記]擱筆,想起這首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